书架
攻玉
首页

79、故园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tzatsd.com 红薯小说网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阴云稀疏, 为国丧所制的白幔还挂在城头招摇。

   “曹双是怎么办的事,摸黑便出的城门, 到如今也没见个人影!”曹游斜坐在马车的凭轼上, 无趣地往地上甩打马鞭。

   他话音落了正不久, 便见一队马车从东面的山坡上驶来, 领路的正是曹双。

   曹游一屁股弹坐了起来, 激动得没扶稳, 差点便要从凭轼上栽了下去, 又忙笑着往里通传:“二爷,他们到了!”

   林荆璞也听见了外头的马蹄声,眉梢微动。

   他与伍修贤已有一年多未见, 虽常通书信, 可亚父在信中却不似往日那般对他严苛,极少过问他政事与功课如何,更多时候问的是饱餐否、衾暖否。

   在恐惧时、茫然时、无端时,他都常能想起这个无比可靠的长辈。伍修贤于他来说,并非只是托孤重臣, 也不只是将他于危难困厄中拉扯大的亚父, 而是某种力量的根源。

   可临到此时要再见面了,林荆璞的心中又忽生了阵惶恐。

   伍修贤在坡前先下了马,徒步走至了马车前方,俯身行礼,再绕到车帘前:“臣来迟了,二爷可安?”

   林荆璞抬指掀帘, 只见伍修贤俯跪在地上,脑后几近全白的发丝,比一年之前更甚了许多。

   “躬安。”

   先臣后父。这是伍修贤一贯教他的礼节,不可僭越。

   林荆璞这才去扶起他,喉结微动,朝他回礼,又将话重新说了一遍:“孩儿一切安好顺遂。”

   伍修贤打量林荆璞,见他的面颊上总算是养起了点肉,心中也稍稍宽慰,拍了拍他的肩:“好便好。”

   “亚父的身子也可还安好?”林荆璞语间隐约有哽塞,可呼啸的风声要将他的愁绪都吞咽了下去,唯有眼角晕着一丝惹人怜的红。

   伍修贤还未答话,便听得谢裳裳缓步走了过来说:“他常年习武不辍,身子一向健硕,前些日子还曾与田副将跳到冰河里头去抓鱼。只是人老了,样貌难免会一年比一年丑陋——”

   伍修贤也扭头看她,虽听见说自己又老又丑,可素来锐利深沉的目光却不由柔和了几分。

   谢裳裳的本意是要安抚,可不想见到林荆璞,自己眼中却先噙了泪:“阿璞,

79、故园 (1/4)